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铁算盘天线宝宝76111 >
揭六龄童“猴王世家”:一家出四代猴王(图)
发布日期:2019-07-26 19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他开创了猴戏“活、灵”的南派风格,被誉为“南派猴王”;他活跃于舞台几十载,2013年被授予“中国戏剧奖·终身成就奖”;他广受戏迷热爱,、郭沫若看完其表演后,都撰诗称赞……他就是绍剧大师“六龄童”章宗义。

  大年初一晚上7时10分,曾给国人带来无数欢乐的六龄童,在其故乡浙江绍兴离开人世,享年90岁。消息一经公开,顿时引来全国戏迷的哀悼,人们似乎都不愿意接受,这位活灵活现的“美猴王”永远离开了舞台。连日来大家通过不同方式怀念着这位艺术家。

  承载着无数荣誉和赞美,六龄童走了,同时他也带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“遗憾”。

  扎根于绍兴本土的绍剧是浙江三大地方剧种之一。虽出于江南水乡,但唱腔高亢,令人血脉贲张。鲁迅先生的文章《社戏》里面的铁头老生,能连翻84个跟头,说的就是绍剧里的动作。

  六龄童被公认为是绍剧承前启后的关键性人物。1961年,他率领浙江绍剧团进京演出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。53年前的这场戏,让绍剧真正红遍全国,甚至走向世界。

  主席在看完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后,欣然撰写诗词:“金猴奋起千钧棒,玉宇澄清万里埃。今日欢呼孙大圣,只缘妖雾又重来”。该戏被拍摄成彩色戏曲影片,发行到72个国家和地区,在国际上产生了很大影响。

  扬名世界的六龄童却自称是“猴贼”,他主张打破门户之见,博采众长,自成一家。

  出身于戏剧世家的章宗义,从小就喜欢在绍兴老家看社戏,总会偷偷模仿翻筋斗、拿大顶等技艺。那时,其哥哥七龄童已走红,被誉为“神童老生”。章宗义吵着要上台与兄长一比高低,虽然父亲极力反对,但终究拗不过他,全家就集体迁往上海,住在父亲老闸戏院的三楼。

  作为七龄童的弟弟,又是六岁登台献艺,章宗义当场就被定了“六龄童”的艺名,可逐渐走红后,父亲仍不希望他学戏,也不安排正式师傅。此时已对戏痴迷的六龄童就偷偷学,到处看猴戏,边看边学。他甚至还养了一只小猴子,模仿它的动作,与它形影不离。

  六龄童“偷学”技艺,更懂消化和创新。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中的第三打,他就完全创新,颇有些野气。当孙悟空被逐时对唐僧的跪拜,为六龄童所独有,跪着跳起,再跪着跳倒,连跳连拜,很见功力,为行家们称许。他塑造的角色集人、神、猴于一身,表演形神兼备,独树一帜。

  令人动容的是,六龄童于戏曲艺术一生的追求,即使到了70岁高龄,他仍登台演出。照顾父亲六龄童30年的章金山回忆说,这几年,父亲金箍棒耍不动了,他就画猴。老人去世前两个月,胃口不好,章金山都是靠“你要吃饭,才能下床,只有恢复体力了,才能练功,再上舞台”来哄老人吃饭。他知道,父亲就是为演戏而吃饭的。

  六龄童把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带到了全世界,又将中国戏曲文化成功地向世界作介绍,而他一生都为之奋斗的绍剧,近年来也越来越为世人熟知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,老人家的事业有继承者,那就是他小儿子章金莱。由于其艺名“六小龄童”太有名了,使得很少有人记得他的本名,他正是电视剧《西游记》中孙悟空的扮演者。

  六小龄童在许多场合都说过,他是接下哥哥的“金箍棒”。六龄童的二儿子“小六龄童”最得父亲线年在中苏友好大厦小礼堂演出时,周总理就抱起过演罗猴的小六龄童。不幸的是,17岁那年,小六龄童的生命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白血病夺走。

  儿子的去世让六龄童很伤心,他深知戏曲演员不容易,有时表演还很危险,但同时又希望有人来继承,内心很矛盾。看到六小龄童学戏兴趣浓厚,六龄童就下定决心培养他。那时,年幼的六小龄童也在心底许下心愿——在哥哥倒下的地方,重新拾起金箍棒,继承父亲和兄长的事业。

  谈到父亲对自己的影响,六小龄童说:“父亲经常说,观众永远是良师益友,不管是在舞台还是生活中,父亲都十分重视观众的意见,哪怕是路人,只要提起有可以改进的地方,他都会很认真地听。”

  父亲对于艺术的执着和信仰,对六小龄童产生了重要影响。老人曾多次给小儿子谈这样的想法:猴戏不是章家独有,不要有门户之见,一切都是为艺术服务,要欢迎各界人士用各种方式传承中国的猴文化。

  当年,正是在父亲的极力举荐之下,尽管最初并不被导演杨洁看好,但凭借着非凡的毅力和演技,六小龄童最终塑造了荧幕经典。六小龄童说,最感激的是父亲。

  电视剧《西游记》在美国、日本、德国、法国及东南亚各国播出后,受到广泛好评,六小龄童从此家喻户晓、名扬中外。此后,他又主演了《孙悟空三借芭蕉扇》《美猴王大闹龙宫》《武松打店》《三岔口》等戏,被誉为中国30年最具影响力电视剧演员之一、中国30年30个难忘经典荧屏形象之一。

  章家是猴王世家,出了四代猴王。从祖父章廷椿开始演猴戏,被称为“活猴章”;开剧院的父亲章益生,也会在农闲、逢年过节时演戏,演得最多的还是猴,被称为“赛活猴”。

  六龄童有11个孩子,从小都学过戏。演猴戏的时候,每当舞台上的“小猴子”数目不够的时候,他总会把家里的孩子都拉到台上去表演。但在他的儿子辈中,除了六小龄童,已再无人演戏。据了解,其孙子辈中也无人学猴戏。

  这意味着“猴王世家”将面临后继无人,这是老人生前在亲人面前不止一次流露出的深深遗憾。

  一代“美猴王”这鲜为人知的遗憾,让记者在深深的缅怀之余,不禁陷入沉思,这何尝不是传统戏曲乃至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所面临的窘境?

  浙江是曲艺大省。千百年来,艺人们在城镇的书场茶馆和农村走村串户,曲艺成了人民群众最受欢迎的文艺形式之一。但如今,记者在基层采访了解到,有不少曲艺因后继无人,面临曲终人散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www.114511.com,东方不败论坛,管家婆个人版,好彩堂400500香港,铁算盘天线宝宝76111,778138.com,65828香港本土网,34691.com,动画玄机图660567